宇邦配资:加快股票的处置效率

xiaogan/2019-11-27/ 分类:股票配资新闻/阅读:
  宇邦配资上海金融法院与上海证券交易所联合推出的批量股票司法协助执行平台(以下简称“执行平台”)于11月26日正式启动。汉冶股份(600226)将成为第一个通过平台处置的股票。执行公告显示,此次处置的汉冶股份股票为公司实际控制人沈培金持有的9384万股,占总股本的2.99%。处置准备金价格为购买前20个交易日收盘价平均价格的90%。投标人必须先支付400万英镑的保证金。

  据悉,汉冶股份此次被大型股票司法协助执行平台处置9384万股,原因是该公司实际控制人沈沛因股票质押回购纠纷于今年1月被中泰资产管理公司起诉。汉冶股份相关人士告诉证券时代电气公司记者,11月26日上午,沈培金与中泰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达成和解协议,沈培金承诺在2019年12月25日前向中泰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偿还2.6亿元债务本金和债务利息等费用。中泰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同意执行解冻上述股份的措施,并终止案件的执行。上述人士认为,目前由股票司法协助执行平台处置的9384万股汉冶股份不应拍卖。

宇邦配资的概况

  此外,汉冶股份26日晚披露,沈培金持有的2.71亿股无限制股票被冻结,占公司总股本的8.65%。股票公司将于27日恢复交易。批量股票司法协助执行方式是指批量股票强制性招标变更措施,通过与证券交易所约定的信息渠道发布批量股票司法处置公告,依靠证券交易所提供的批量股票司法协助执行平台完成招标申报、招标匹配、结果公示等询价招标相关事宜。

  批量股票司法协助执行平台显示,待执行汉冶股份案件号为(2019)251号,上海74支,待处置股票股份数量为9384万股,均为非限制性股份,处置日期为2019年12月12日。根据该平台,本次交易申报的最低股数为1000万股,申报的最低股数相当于400万元的保证金。处置准备金价格为购买前20个交易日收盘价平均价格的90%,存款支付的起止日期为2019年11月28日至2019年12月9日。

  同日发布的司法执行公告显示,此次处置的股票为公司实际控制人沈培金持有的上市公司9384万股,占总股本的2.99%。根据第三季度报告,沈培金持有汉冶9.64亿股,占总股本的30.7%。从中国高管信息披露网获得的信息显示,涉及汉冶被执行股份上海74zhi251的案件编号(2019)于今年7月10日提交。执行法院是上海金融法院,被执行人是沈培金。根据最近的公告,今年5月,汉冶股份的实际控制人沈培金持有的股份被司法机关冻结。然而,该公司后来透露,诉讼各方已经达成和解,被冻结的股份已经解冻。

  11月26日晚,汉冶股份再次披露,沈培金持有的2.71亿股无限制股票被冻结,约占公司总股本的8.65%。批量股票司法协助实施平台已于11月初准备就绪。11月初,上海金融法院与上海证券交易所签署《关于协助上海金融法院办理上市公司股票司法强制执行的备忘录》协议,就对上海证券交易所大量股票上市公司实施司法协助达成合作意向。

  11月21日,上海金融法院正式发布《上海金融法院关于执行程序中处置上市公司股票的规定(试行)》(简称《股票处置规定》)。《股票处置规定》明确了上海金融法院执行处置上市公司股票的原则、方法和程序,并在证券交易所、——区块股票司法协助执行模式的协助下构建了新的处置模式股票区块。宇邦配资《股票处置规定》显示处置平台使用范围为股票,数量超过30万股,交易金额超过200万元,可能影响股价波动的股票被强制出售。主要流程是利用该平台发布处置公告,完成招投标、竞价匹配和结果公示。实现目标是降低股票的价格波动,加快股票的处置效率,提高股票的实现效果。

  在交易模式方面,批量股票司法协助执行模式采用询价竞价模式,按照“先价先量”的原则自动匹配交易,并将竞价结果发布在批量股票司法协助执行平台上。通过批量股票司法协助交易的股票价格不得低于本次股票处置的保留价格。据了解,全国各地的法院对股票的执行和处置有不同的方法。一旦股票强制执行的金额很大,如果直接通过出售进行处置,很可能会对上市公司乃至金融市场的股价产生负面影响。

宇邦配资的发展

  深圳市法律文化研究会副会长朱丽丽对证券时代电子公司记者表示,《股票处置规定》的亮点是构建了批量股票交易的司法协助执行程序,并在证券交易所的协助下完成了批量股票交易。与网上司法拍卖相比,这种交易模式更符合证券交易的特点,宇邦配资应该能够在更大程度上达到股票处置的目的。值得注意的是,为了规范上市公司股票的执行,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最近还制定了《关于强制执行上市公司股票的工作指引》(试行)(以下简称“《指引》”),这是国内法院首次就上市公司股票的执行发布专业办案指南。

  理论经济学博士后、中国浦东干部学院研究室法学博士刘安告诉证券时代电子公司记者,上海、深圳法院的司法规范性文件规定了上市公司股票在执行过程中处置的基本要求和工作程序,在缺乏上位法和系统司法解释的前提下, 上海和深圳的执行法官在执行上市公司股票(特别是执行大量具有广泛影响的股票)时有一定的规则可循,这是一项值得地方司法创新的努力。

阅读:
扩展阅读:
合川新闻网
微信二维码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Copyright 2003-2016 网贷_重庆伴游_合川新闻_合川二手房_合川人才网_合川论坛网站备案/许可证号:渝ICP备11038851号

二维码
意见反馈 二维码